忘尘如羡

你是年少的欢喜

你是年少的欢喜

十年后,二十七岁的屠小意回到了兰溪。他没有联系任何人,花生也是在他到了的时候才知道了这个消息。 兰溪还是老样子,似乎这十年的时光从没有走过一样。屠小意下了车,拖着行李箱走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上,感觉一切好像都没有变,又好像什么都变了。不知不觉,他就走到了曾经的学校,那个承载了他诸多回忆的地方。学校也还是老样子,只不过里面来来往往、进进出出的都已不是熟悉的面孔。前几年从朋友圈里知道老陈已经升职到别的学校去了,过得似乎还不错。这样想着,屠小意突然觉得没有进校的意义了——真的……什么都不一样了啊……

曾经租住的房子已经不在了,屠小意重新租了一间单人间。“反正也呆不长。”他在心里想。稳定下来之后,屠小意带着画具出了门。他回来的原本目的也就是这个了,曾经答应某个人的承诺总该兑现了。

十年里,屠小意一直在深圳的一个小型漫画工作室工作。工作不算繁重但也并不轻松,只是总归是自己喜爱的事情,他还是抱着兴趣在那里工作了十年。这十年里,他也算是小有名气,极高的绘画天赋让他在这条路上走的并不困难。回到兰溪不是一时的冲动,相比如此,经年的心心念念才是最好的理由。至于,念得是谁?……

三年前花生结婚了,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女儿,过得也是平凡而幸福。屠小意没能回来参加他的婚礼,出了对外的临时加班的理由外,更有着另一层的连花生也不能知道的心思。从花生嘴里知道,曾经的女神现已嫁作他人妇,而对象不是他,却也不是那个人。那时候少年的欢喜与心动,现在想起也是一场唏嘘。

屠小意来到曾经他们一起登过的那座塔,爬到塔顶,感受着熟悉的风吹过脸庞的感觉。他微眯着眼,将画具放在一边,总觉得旁边还有那个出神的望着天空的人。

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屠小意总觉得十年前的事情早已是过眼云烟,但在看到那个眉眼间像极了姚哲恬的孩子的时候还是不免愣了一下。

“叔叔你在干嘛?”

孩子天真而稚气的摸着他放在一旁的画具发问。

屠小意微微愣怔便缓过神来,他感慨的揉揉孩子的头发,神色复杂的笑了,

“我啊,在画画啊,画叔叔的青春与回忆。”

孩子懵懵懂懂的看着他,眼里带着疑惑。屠小意站了起来,弯下腰与孩子平视,看着那熟悉的眉眼,释然了。

他将那副画送给了孩子,或许孩子妈妈看到画会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情,但这些也都不在重要了。

又是三年的时间过去了,当初“反正也呆不长”成了一个打脸的flag,屠小意的漫画出版了。这三年他走遍了兰溪大大小小的地方,去看了花生家调皮可爱的小丫头,也跟姚哲恬重新有了联系。一切似乎都步入了正轨。花生和姚哲恬都以为他留在这里的原因是为了采风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在等一个人,等那个人回来,毕竟他已经履行了当年的承诺。

花生也不知是怎么了,大清早便一个一个电话的炮轰。屠小意一脸郁色的出了门,打算在见到花生的时候一定要当着小丫头的面收拾他一顿。走到熟悉的街角,心仿佛咯噔一下,伴着清晨薄雾,身着灰色风衣的男人渐渐走近……

屠小意仿佛失了语,只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人……

一眼万年,岁月荏苒,最终也只能化为一句短短的

“好久不见,齐景轩”


校内惊现读弟机啊,为大魔道疯狂打电话☎️♡^▽^♡

妖王回来了,真的回来了,高兴到哭。。。。ps就想知道下一章妖王会不会被酱油组揍啊😄

【晓薛】魂兮,归来(一发完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魂兮,归来
   荒野的小路已被野草所覆盖,我走在这条小路上,路上的野草扫过我的脚踝,缓缓的,带着一丝痒意。路很长,尽头在那看不见的边际,仿佛,永远走不到尽头。可我知道,尽头是有的,路的那头是一座小城,里面有个人,身着玄衣,长发用一根红绳绑成洒脱的马尾,我记得,他极爱吃糖,笑起来露出的虎牙仿佛他还只是个孩子。我相信,他在等我……
   城名义城,我不知道我是谁,却记得这座城名。那日,我在一棵樱花树下醒来,我不知道我是谁,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。我躺在樱花树下,看满天星空,那带着神秘色彩的星星啊,好像在提醒着我,该往哪儿去。“云母屏风烛影深,长河渐落晓星沉。”脑子里突然出现这句诗,我觉得,我想起了个地方,义城。黎明的初阳已渐渐现行,我踏着朝阳缓缓的朝着直觉的那个方向走去。
朝阳已变了夕阳,我站在城门前,感受着城内死一般的寂静。寂静的城给了我一丝安宁,我走了进去。偌大的城里空无一人,这本该奇怪的场景我却没有一丝惊讶,好似就本应该如此一般。身体对城的熟悉感让我很快到达了目的地——义庄。为什么要来这里?我不知道。面前的门已经很破旧,带着些许时间的痕迹。我轻轻推开了门,里面放着几口棺木。看到棺木的那一刻,我的心抽痛了一下,很快,很急,我捂着胸口,蹲在门口,不敢向前。明明是自己来到了这里,现在不敢动的也是自己。我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么,也不知道这些棺木里到底装着些什么,只是那一刻,浓重的悲伤仿佛凝成了一块大石,压在我心上。
阿洋,阿洋,阿洋……我不知道这名字代表着什么,只是当着两字出口时,我便已泪流满面。我什么都不知道,从我在樱花树下醒来的那一刻,我便注定要来到这里,这个几近陌生而又刻骨熟悉的地方。我近乎爬行着,麻木的靠近了中间的那口棺木。棺材呈着鲜血般的暗红色,我瘫坐在地上,头靠在棺木沿边。恍惚间,我好像看到了那个少年,带着虎牙的少年,笑的张扬而恣意,那样的美好,美好的让人想哭。我最终还是打开了棺材。意料之中的,少年安静的躺在里面,这样的安静……
“可不像你啊……”
我撑起身,唇贴在少年眉间,发出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呢喃。
“这样的安静,可不像你啊……阿洋……”
有泪,在脸上滑落。我笑了,如同当年那个张扬而恣意的少年。“云母屏风烛影深,长河渐落晓星沉?”我单手捂着眼,眼泪从指缝间流出,“晓星尘啊晓星尘,你就是个傻子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傻子……”
     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,明月清风晓星尘?听着就像个笑话。薛洋,薛洋?阿洋,这是我的阿洋啊……我俯身探进棺木,拥住那早已冰冷的身子。就像那八年里,他拥住我曾死去的身子一样。
     当初为何自刎而不是杀死薛洋,答案还需要深究吗?
    我为什么会在樱花树下醒来?那是我和阿洋曾去过的地方,那时的我,不是我,他,亦不是他,却是我们相处最好的样子。
      “道长,道长,道长……”
      耳边还能听到他唤我的声音,有那几年里的甜腻,也有这八年里的哀伤。
      我能拯救天下人,却唯独救不了我挚爱的少年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初次写文,文笔不好,多多包涵。在晓薛圈里混迹了这么久,看了那么多好文,晚自习时听着Eutopia就突然想着这一篇文,表达自己对洋洋的爱(⑉°з°)-♡~(私设道长洋洋去过樱花树下)